国家能源局沙特推销核电 国内核电企业各自为战

发布日期: 2013-12-28 信息来源: 李宁

新华网电力频道12月18日电 据中国电力报能源周刊报道,12月16日上午,山西公路煤炭交易专场会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交易大厅举行。至此,自12月12日开幕的2014中国煤炭市场高峰论坛暨煤炭交易会已经历时五天。根据预定安排,会议还将进行三天。记者在会上获悉,明年山西可供外调煤炭资源为8.36亿吨。  

本报记者从国家能源局官网在12月16日发布的消息获知,11月29日至12月1日,该局局长吴新雄率团访问沙特阿拉伯,会见了沙特石油矿产部部长纳伊米、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城主席雅玛尼等,就中沙双方进一步巩固和深化能源战略合作,推进油气、核能、光伏领域合作达成多项重要共识。  

向沙特推介核电  

上述消息说,访沙期间,吴新雄与雅玛尼共同签署了《关于加强和平利用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一致同意建立合作机制,在联合研究、核电项目、装备制造、人员培训等12个方面开展合作。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总经理钱智民也参加了有关活动。  

本报从中核官网发布的消息了解到,12月1日,由中核承办的“中国能源日”活动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消息称,该活动旨在推介中国核电产品,开发沙特核电市场。  

前中国核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叶奇蓁曾在电话中对本报表示,中国核电企业对现有的核电技术做了改进之后,已经达到了先进水平。他认为,中国核电行业不仅应该,而且有能力“走出去”。  

公开报道显示,沙特电厂目前全部依靠石油和天然气发电,沙特政府计划从2014年起发放核电订单,推进核能建设。目前,中国、日本、法国以及韩国等国家正在激烈竞争沙特核电项目。  

而早在2011年底,韩国就与沙特签署了《核能合作协定》并加快了竞标步伐。“中国核电与韩国同时起步,但在国际市场上,中国远远跟不上韩国的步伐。”中国某核电集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本报说,“中国在这方面正在奋起直追。”  

战术需改进  

中国核电最近在国际上颇受欢迎。11月25日,中广核在罗马尼亚与该国国家核电公司分别在关于建设罗马尼亚切尔纳沃德核电站3、4号机组的合作意向书上签字。这也是中广核继10月17日与法国电力公司就合作投资建设英国核电项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签署的第二份关于在欧洲国家开发建设核电项目的协议。  

本报对中广核已公布的资料梳理发现,该公司目前已与南非、白俄罗斯、泰国、越南、乌克兰等国签署相关核电合作谅解备忘录,并为泰国培养了第一批核电中高级管理人员,与土耳其、马来西亚、波兰、保加利亚等国建立多方合作、沟通、交流的渠道,也在探索与国际主要核电供应商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一同开发国际核电市场。  

但中国核电在“走出去”的征途上,所获甚少。今年4月份,日本政府确定了与土耳其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签订将日本核电技术出口变为可能的核能协定。而在此次土耳其第二核电站项目上,中国核电企业也曾参与竞标,但该项目最终采用了由法国阿海珐和日本三菱重工联合设计的Atmea1型反应堆。10月29日,日本与法国联盟和土耳其经过商业谈判后,最终达成一致。  

接受本报采访的多名核电业内人士认为,韩国与日本之所以在国际市场上屡屡成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们采取了与中国截然相反的做法——举全国之力。  

曾任国务院核电领导小组办公室副总工程师汤紫德把目前中国三大核电企业之间的关系称为“各干各的,诸侯割据”,以至于难以形成合力。  

不过,上个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南非能源分委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家能源局要求,中广核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要组成联队,向南非推介中国核电技术。  

此外,中国各核电站技术路线的不统一也带来问题。曾在核电设备监管领域工作多年的一位核电公司的副总经理对本报举例,从原材料到加工,再到设计本身,不同核电集团的设计院均各有一套系统,这给设计和制造单位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去了解不同的标准体系。他举例,一样的配件,不同的设计标准会出现一两毫米的差别。“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中国核电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信息来源:中国经济网  

相关链接